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农门茶香,拐个权臣来种田最新章节!

    偏是这时,梁州梧州金陵州都传来了消息,从五月底就不见雨水,先前因有云水州茶会一事,所以这三州不下雨的事情也无人重视。

    这眼看着七月半都要到了,这老天爷仍旧没有落雨的意思,各州府的湖泊河流也都干枯,不少小河道都直接裸露出来,经过六月下半月的炙烤,淤泥彻底干枯,到处都是龟裂。

    至于那地里的庄稼,自不必多说。

    起先大家没在意,总觉得应该很快就要下雨。

    可是这茶会都结束了,北方那边又开了战,朝廷只怕有多余的粮食,也要先顾着北方,这次让三州的官员着急起来,方赶紧上书,将本州府的具体情况上报。

    而琼州这边也得了消息。

    这若是再不下去,才是真正的颗粒无收,不少人都给着急起来。

    有老家是这三个州府的,更是直接赶紧往老家里写信,让趁着现在早,赶紧搬迁过了。别等到时候仓中粮食殆尽,路上连口干粮都吃不上,那时候可就真的叫逃难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往这沧海城五庄观和筼筜白马寺去求雨的。

    可这能有什么用?

    不过就算没用,这会儿除了将所有期望都放到神仙的身上去,还能有什么指望?

    但白荼曾经在青罗州的时候,那也是经历过干旱的,当时隔壁杉林村不就是因为这干旱闹得空了村子么。

    那时候也是亏得杏花村提前做好了储存水和粮食的准备,不然只怕当时也熬不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,熬过了那场干旱,却没夺得过帝王的算计。

    最后整个村子几乎还是覆灭了。

    不过经此事之后,卫子玠便大势新修水利,所以这几年来,很少听说哪个地方出现旱灾或是洪灾,所以白荼很好奇,即便是天干,可是这样才两个月而已,怎么那三个州府就撑不住了?

    疑惑之际方听卫子玠愤怒道:“还不是那帮混账东西,拿着朝廷的俸禄不作为。”

    原来那河道水渠早就被填了,只因修好两年了都没用上,便觉得无用得很,于是便有人先在河道里挖出田埂来做稻田,官府因没去管,于是大家有一学一,很快这河道就成了私人的田产。

    既是自家的田产,便不准许江河里再往此处开闸放水,所以从大流域里分出来的河道,基本被堵死了。

    他下面为了种地,把上面堵了,每逢这雨季,大江大河流域两边的河水便总会蔓延上来,虽然不至成水灾,但总归每年要淹去不少庄稼。

    当初他们不让流域两边的人挖坑河道,现在他们缺水了,人家也不许挖。

    也是场理不清的官司,现在朝廷也头疼,去了不少官员,要将堵死的河道口挖开,可是流域两边的人就是死活不同意。

    有的直接让自家老人躺到河道上去,这样谁还敢下锄头。

    白荼一听,心说这占用河道的人才是该千刀万剐,不过也怪朝廷不作为,若是早些时候就给止住的话,上面大河两边的庄稼不会被淹没,现在小河道的人也受益。

    于是如今也觉得那些受了旱灾的活该了,便不在发言。

    但也好奇,朝廷会怎么解决,便问卫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