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屋里只剩下苏晴和穆炀二人时,苏晴才起身将裙子放到一旁。那带着污渍的一角也被暴露无疑,穆炀目光轻移,在旁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对她们太过放纵了,作为穆家千金,这种事情发生第一次时是不该这么轻易放过的,不然你以后的威严要怎么立下?”

    穆炀淡淡的站在一旁,英俊的眉头展露不悦。苏晴自然也是看到了,可是她并不为意。从一开始,她就不觉得自己会在这穆家生活一辈子。

    而且就穆炀所说的做派,她实在是做不来。于是又去衣柜里取出另外一件礼服,虽然比不上刚才的那一件,却也不会丢了穆家的脸面。

    穆炀的目光一直跟随着苏晴,见她没有反应,很是不爽,正要说什么,苏晴却将礼服举到他的面前来。

    “堂哥,得饶人处且饶人,更何况,我又不会让自己裸着参加宴会,丢不了人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不识好人心,明明是自己教她做一个世家千金的生存道理,这反倒显得他是一个冷血无情的小人了。

    还有这丫头这性子,似乎变得很快呀,虽然说不上具体的,可与当初那一次交锋,明显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行,既然这样,我不管你的事情了。”穆炀转身离开,房门关上后,苏晴脸上的笑意却淡下来。

    拿着礼服的手也是无精打采的,不知道为什么,她这几天总是觉得有大事儿发生。

    一件被弄脏的礼服可以换来什么?苏晴在看到的一瞬间脑子里的天平就开始左右摇摆,懂事自律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善良,家里的不容人和愚蠢的穆家千金,还有穆炀……

    她的目光穿过礼服落在了极远极深的地方,藏着别人看不懂的心思。

    晚宴的车子到的很早,天色还亮着,管家已经来请苏晴下楼了:“小姐,车子在下面等您。”

    苏晴点点头,心里却有些意料之外。八点钟开宴的时间她应当是没有记错,怎么会突然提前那么多。苏晴虽然不知道要发生什么,但是庆幸着没有再安排别的事情耽误出行,她最后站起身整理着自己的仪表,随口问了一句管家:

    “谢谢,他们都准备好了吗?只等我一个人了?”

    管家的神情一时变得有些复杂,他只含糊地回答:“您先去吧。”

    苏晴扭头打量了一眼,拿起手包缓缓迈下了楼梯,门口的加长林肯只有一辆,在空旷的花园里显得格外突兀,司机在看到苏晴的一瞬间立刻为她打开了车门,只是身体一直巧妙地挡着苏晴的视线,看不清车里的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这不应该,苏晴的脚步迟缓了下来,她飞快的确认了这确实是穆家的车,排除绑架等突发情况,唯一的指向就是:车里有人。

    不管是敌是友,苏晴已经走到这里了,便扬起笑脸上了车,在看到里面的人的一瞬间对于来人的目的心下一片了然,是陆小蛮。

    一看到苏晴,陆小蛮的眼神立刻温柔起来,热络的招呼着她坐下,递给她一杯刚倒上的苏打水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