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苏晴除了去A市的行程之外,明天陪谷青墨的体检似乎更加重要一些。

    只是那人不知道为什么,还是执意不住到穆家,说是自己有了住处,搬来搬去总觉得麻烦,苏晴也不好多说,只嘱咐明天记得要空腹,晚上别吃东西,早点起车去接你之类的话,也就是这样才终于像一对婚后夫妻。

    苏晴总觉得这种相处十分熟悉,但是哪里奇怪又说不出来,私心里为这话中终于步入正规的相处模式感到开心,失忆后的多少天,她终于隐约找回来了一些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苏晴不知道,找回来的这些自己本不应该属于这个男人,而应该是被她留在茶馆里的顾墨城。

    手下传过来的资料未完待续,像是有什么极重要的事情需要落实之后才能上报给顾墨城,不敢轻易开口,顾墨城隐约能猜到,和自己的想法可能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“妈。”一到家,他没有急着回到自己的书房里,转而去找了顾母。

    顾母看到儿子难得的亲近,心里顿时欢欣,面上笑开了花的拉着顾墨城坐在自己身边,到了京城之后一直没机会好好看看他,顾母知道自己当时那个话说的重了,用苏晴来威胁顾墨城着实不太妥当。

    可当时她也确实没有办法,后来又逼着顾墨城去参加晚宴,最后也是不欢而散,人没去成,关系也依旧僵着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儿子过来是来缓和关系的吗?顾母笑容更甚,没让保姆过来,自己亲自给顾墨城倒上水,看起来像是一对普通母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这是?今天也没去公司。”顾母的声音温柔,含着笑意的问顾墨城。

    “我想问您一件事情。”顾墨城不比顾母的温柔,语气公式化,隐隐有大事发生的感觉:“谷青墨,您知道吗?”

    顾母的眼睛里划过了一丝茫然,这种下意识的反应不会作伪,顾墨城因而放缓了语气,把提前打印好的谷青墨的资料摆在桌子上,缓缓的推向顾母:“你看一下,顾家真的只有我这一个血脉吗?”

    资料的一开头,顾母垂下眼就能看到,那张和顾墨城一模一样的脸,然后顾母脸上的血色骤然褪尽,嘴唇不自然的颤抖起来,很快压下去抿成了一条线。

    这种细节顾墨城自然没有错过,他看着顾母拿起文件细细翻阅着,手指抖动的幅度却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顾墨城也没有催促,端起顾母倒的水喝的慢慢悠悠,直到顾母终于看完,长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都是抖得:“怎么会,他怎么会还活着……”

    顾墨城立刻明白了,这个人确实是自己的孪生兄弟,只不过不知道是哥哥还是弟弟。他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,靠在沙发上做好准备听那段过去的故事:

    “当时我们离开京城……”提及往事顾母的语气虽然时隔多年,依旧难以平静:“你和他都没出生,只知道是怀孕,也不知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