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


    顾墨城没说话,手里的茶杯转出了花样,磕在桌面上响个不停,谷青墨终于受不了了,厌烦的皱起眉来:“很吵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。”顾墨城把茶杯猛地按住,倒扣在了桌面上,沉吟了一会儿才开口:“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当时的事情,毕竟咱俩一样大,或许你应该去问父亲母亲,会比问我来的好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说你在外颠沛流离受委屈了,我代表我自己,向你鞠一躬,毕竟这个苦,不是你受就是我受。”

    谷青墨听到这里,嘴角讽刺的弧度拉都拉不住,听到了吗?这就是所谓的道歉和所谓的大户人家的孩子。和自己这个在外面自由生长的孩子没什么不一样。

    顾墨城从头到尾都没准备得到谷青墨的什么回应,自己坐在那里自顾自的说:“所以我接受你所有的不满和抱怨,顺便多提醒你一句,你手里病历拿的是绝症剧本,你懂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关爱癌症患者,人人有责。”谷青墨的每个字都像是挤出来的,带着些咬牙切齿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小晴是个性格良善的,但是不代表她傻,很多事情只是不愿意往那个方向想罢了。”顾墨城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,茶杯被反扣着推到了一边:“你骗过她好几次,最重要的一次就是你们结婚了,小晴现在太容易知道结果了,甚至她已经知道结果了,为什么不戳穿?”

    谷青墨脸色微微一变,顾墨城伸手压了压,语气轻巧:“别多想,因为小晴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她哪怕知道你这句话是在骗她,也不会怀疑你之前说话的真实性,她就是这个样子,一旦把你拉进了安全区,你说这太阳是西边升起来的,她都深信不疑。”

    谷青墨听着顾墨城用这种语气谈起自己喜欢的人来,心里酸胀的,难受的很。

    “小晴在给你张罗治病的事儿,你就坦然接受吧。权当配合她玩了,到时候差不多,你看你是想金蝉脱壳还是怎么样的就自由发挥吧。”顾墨城语气随意地像是在安排什么猫猫狗狗。谷青墨的嘴角无意识的抿成了一条线。

    “我很认真的告诉你,别打扰苏晴的善良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我的善良谁给我?我受的苦谁来补偿我?凭什么你过得那么好?”谷青墨有些压抑不住的声音带着嘶哑呼啸着冲出来,顾墨城愣了一下,本来准备起身离开的动作僵住了,回头盯着谷青墨一字一顿的说:

    “你能帮忙照顾小晴,这本来就是一种善良。”他顿了顿,后面的话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:“咱俩,谁过得都不比谁好。富贵人家多龃龉,我替你受了苦也享了福,公平。”

    谷青墨一时间愣在了那里,永远活在自己世界的艺术家没想到顾墨城会把话说的那么直白,撕开那些表象,伸手进去抓出血淋淋的灵魂来,让他这个本来直爽性格的人反倒无法接话。

    艺术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